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资本大鳄戴志康押宝南非未来城

发稿时间:2014-09-17 07:54:00 来源: 山西电视台 中国青年网

  闷了两年,戴志康又出来玩了。

  鸟枪换炮,转战非洲。

  这一次,他真的很想“玩一把大的”。

  记者 朱楠

  脚踩着地产,惦记着金融,把玩着艺术……一玩这么多年,吃过苦头也尝过甜头,但玩心和赌性从没离开过戴志康。

  从28岁梦碎海南富岛基金,到327国债事件一把翻身,再到重仓苏常柴发家,以及1999年后转战房地产市场——玩一把大的,一直是戴志康的投资标签。

  有人说他是资本大鳄,有人说他是地产大佬。而他更愿以“玩家”自诩。按照戴志康的说法,“搞金融出身,干地产算是半路出家。”

  赶上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黄金十年,他在上海玩出了中式住宅九间堂、文艺范儿十足的喜玛拉雅,以及人气爆棚的大拇指广场。

  然而,自外滩8-1地块惹上官司,戴志康几乎两年没有发声,并悄然将证大集团的地产业务中心从上海滩迁往金陵城。

  两年后,再度站在镁光灯下,他又想要“玩大的”——南非圈地1600公顷、预计投资100亿美元,目标是“搞成南非的陆家嘴”。而上海证大,只是一家市值20多亿港元的香港上市公司。

  “拿下外滩8-1时,本想玩一把大的,没想到遇到调控打压地王,差点没被打死。现在终于可以在南非好好玩一把。”

  商界老玩主,未来还有得玩。这何尝不是属于戴志康的“永远的憧憬和追求”。

  一个玩字尽显老戴另类心气

  四年前记者见到戴志康,正是他所提出的文化地产概念初盛之时。彼时,不论出席什么公开场合,一袭唐装几乎成了标志性装扮,衬得他仙风道骨。

  此次再见戴志康,换了一身简单清爽的白衬衫配休闲裤,在上海证大集团顶楼的办公室里,用他一贯低声慢语、一句一顿的语调,侃侃而谈。

  不出意料,证大的国际化战略,仍然绕不出“玩”的心结。

  仔细翻阅他的履历,7年金融货币专业学历、做证券投资起家、浸淫楼市黄金十年……从中不难看到,“玩大的”,在其生命中有两层含义。

  首先,自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有其在金融投资领域的历史轨迹为证。

  从“五道口”出来,历经几年内外资银行生涯,戴志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创立了海南富岛基金,募得6000万资金。然而,1993年的一次宏观调控打碎了海南房地产和股票泡沫。由于杠杆放大,戴志康不仅输掉了6000万,自己也赔了几百万。

  随后,1995年的327国债事件,给了他翻身的机会。在这个历史性的国债事件中,戴志康一把赚得600万。不仅还清债务,还小有积累。

  而让他真正发家的,是1996年挖掘苏常柴、四川长虹等股票,重仓杀入后获得巨大收益。坊间信息显示,当年戴志康曾在苏常柴一只股票上赚到一个多亿。

  1999年,戴志康从海南转战上海,从资本市场转战房地产市场。他在浦东低价拿到了可以开发10年的土地,其中包括地处联洋社区项目。

  由此,戴志康频频依靠“玩一把大的”,实现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

  其次,除了字面意思,“玩大的”还指代时间上的成长过程。从1993年28岁,玩到1999年34岁,到了今天玩心仍重,这似乎跟他以“玩家”自诩,相互印证。

  时间轴与投资轴交错定义,一个“玩”字尽显老戴的大家心气。

  两年蛰伏押宝南非未来城

  蛰伏两年,戴志康又一次站在镁光灯下。昔日的上海滩大佬不仅悄然转战南京,还要飞得更高、更远。

  同样是出海投资,与万科、绿地这样的大型开发商相比,证大的海外战略第一步,不仅玩得大,而且剑走偏锋。

  去年年底,证大斥资10.6亿南非兰特(约合8.38亿港元),从南非最大的上市公司手中拿下了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一幅20平方公里的土地,目标是做成一个金融贸易中心。

  按戴志康说法,他嘴里说的“搞成南非的陆家嘴”,在外媒那边却被“翻译”成了“纽约的曼哈顿”。

  “万科、绿地、万达海外投资的第一步,不是韩国、澳洲,就是欧美,证大选择南非,很多人都替我们捏一把汗。”戴志康坦言,走向非洲会面临着比较大的风险。比如当地政局的不稳定、社会治安的混乱、病毒的肆虐等。

  “这个项目从投资规模来说,也不算大,但意义在于,可以把它看做中国人经营世界、进军非洲的桥头堡。”戴志康说。选择非洲作为投资目的地,是证大房产结合国家战略与自身特长的结果,既是深思熟虑,也是量力而行。

  更重要的是,在非洲,戴志康终于获得了一块足够大的土地,去真正“玩一把”,可以将所有梦想投注于此,实现一个理想中的“未来之城”。

  “我们动用了最好资源,运用最前沿的理念和技术。比如涉及未来城市的交通,我们在思考30万人口的城市,能不能把30万辆车变成10万辆车,分时租赁,与马斯克(特斯拉[微博]创始人、CEO)合作,搞10万辆特斯拉,全部作公车,不要买私家车了,减轻环境、交通、土地的压力。”戴志康认真描绘着他“未来之城”的蓝图,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闪现出充满希冀的光彩。

  对于南非项目,他的计划是一二级联动,卖地加开发,相当于陆家嘴集团在陆家嘴开发中扮演的角色。在中国,这当然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但要到非洲大地上做“地主”,尤其是有没有能力兑现80亿至100亿美元的投资,这些都难免令人生疑。

  戴志康并不否认项目的挑战,但更强调未来前景。更何况在他的未来版图上,项目基础建设的初期投资大概只需30亿元人民币,“就像开发陆家嘴的资金并不是全靠陆家嘴集团。我只要做好基础设施、完成一级开发就可以卖地了,钱紧张了我就卖几块地呗。”戴志康说。

  风险不是没有,但要在非洲玩出一个“未来之城”的诱惑实在太大:花不到10亿港币买下20平方公里,造一个梦,博一个未来,赌一把证大品牌的飞跃,在戴老板看来,太划算,太好玩。

  十载风雨抢位楼市下半场

  当房地产行业一轮大周期见顶、多数人认为上半场结束、黄金时代终结之时,一向低调、轻声慢语的老戴,却罕见地放出了豪言壮语:“中国楼市的下半场将是我们的主场!”

  戴志康看到,房地产行业的下半场跟90%的人没关系,只有10%的人有资格进场继续玩,而他认为证大就是那继续玩的10%。

  看来,他又要玩一把大的。

  “上半场大家都在做大路货,做快消品,造了房子就能卖得掉,不需要过于注重内容和品质。但下半场的玩法不一样了。”戴志康认为,今后能够准确把握住消费者需求的开发商将玩转市场,在商业地产领域就是做内容。

  “我们当初做美术馆、剧场,跟万达做百货、做院线是一样的,因为那时候做这些业态都不挣钱,电影行业是5年前才好起来的,在10年前做电影院都没人去。没人干,招不到商,商业地产开发商只能被逼着自己干。”戴志康说,现在看起来所谓的文化、娱乐产业,其实就是商业地产内部的东西,那个时候硬着头皮干的事,到了下半场却成了制胜的砝码,手里掌握了内容的资源,就掌握了商业地产的内核。

  “我们其实在上半场已经做了下半场要干的活儿,所以我们上半场活得比较累。但在下半场会有活路!”

  他判断,在楼市的下半场,开发商必须清晰地知道每一个消费者的心态,提供精确定位的产品和服务。虽然行业进入一个寡头阶段,但房地产行业还有利润,区域还有机会。

  也正因此,一心想玩大的戴志康,跳出了上海,去了南京。

  “在南京,我们已经有100多万平方米储备,未来三年的重点也在南京。既然插了一只脚进去,就要深耕下来,不轻易换城市,就像我们当年在上海那样。”戴志康表示,“别人是在不同城市做同样产品,我是在同一城市做不同的产品。”

  证大在南京牛首山板块引入高端别墅“九间堂”产品,今年又将部分中冶下关地块收入囊中,准备开发旗下另一个综合体项目——“大拇指广场”。今年6月,南京南站60万平方米升级版的喜玛拉雅中心代表南京城市建筑,亮相第14届意大利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中国楼市下半场,老戴自信“还有得玩”。

责任编辑:初秋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