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新青年”刘永好

发稿时间:2015-03-19 16:04:00 来源: 凤凰网财经 中国青年网

  鹌鹑大王、养鸡大王、养鸭大王,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的一生曾经被冠以各种大王的头衔。他曾经做着人类最古老的产业成为了中国首富。然而如今,在各种新兴产业的裹挟下,有着自然风险的农业产业面临挑战,刘永好也不得不为新希望集团寻找新的出路。其出路之一,就是对外的扩张。在过去的几年,新希望在澳洲等地通过联合、或控股收购的方式,把土地、阳光、水经过加工变成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的产品。特别是在今年的11月18日,新希望集团与澳大利亚方面签署协议,决定斥资5亿澳元,用于澳州农牧及食品产业的投资合作。

  凤凰财经:我们知道您在澳洲的签约仪式也是习总书记见证了,对您也是很大的鼓励,当时跟习总书记有交流吗?您跟他说了什么?

  要用澳大利亚的资源为中国生产食材

  刘永好:中国和澳大利亚进行自贸协议的谈判已经十多年了,经过十多年的谈判,现在到了一个该签署的关键时刻了,而在这个一系列政府协议签署的同时的话,也有一些民间的协议的签署,我们和澳大利亚的相关方签订了一个中国澳大利亚农业的百年合作这样的一个计划,这是有关农业的百年合作的投资发展的,也是有关食品安全的,我们希望利用澳大利亚广阔的土地、阳光、水资源,生产更多的符合中国标准的牛肉、羊肉、牛奶产品,并且希望把这些产品卖到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这对中国市场是一个有益的补充。

  而这个合作的协议,在我们两国元首的见证下签署,我觉得也是两国的政府的一个态度,他们鼓励支持我们的中国的这些企业,这些商人,在互相的投资,互相的发展,这种互补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凤凰财经:走出去的过程中,来自国际社会对中国的食品企业会不会有风险?

  刘永好:是的,海外的这些企业对中国的食品既有羡慕,想参与,因为中国的市场太大,中国的市场发展机会很多,这是他们所看见的,也是他们所愿意参与的。

  外企投资中国忧心环境问题

  但另一方面觉得中国的食品生产相对还处于低级的状态,他们来了以后一定程度上能帮助中国食品企业上个台阶,从这个角度也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中国的环境,对中国的方方面面,他们仍然还是有些担心的,就是他们既有担心又有羡慕。

  凤凰财经:具体到您在澳大利亚的投资情况怎么样?

  刘永好:我们在澳大利亚已经收购了一家牛肉公司,这家牛肉公司的规模比较大,并且跟很多的养牛的农场建立了长期合作的关系,我们生产的肉牛是(果饲)100天。澳大利亚比较好,草原比较多,地很多,很多小牛,生下来以后,在小牛状态都是在野外,在大草原上生存的,一直长到中牛、长到大牛,大概长到一年多以后,需要育肥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是专门在野外,但是用了一些比较好的精饲料进行果饲,以前都是草饲,就是说它从出生到长大都是草饲的,都是自然环境下的,都是环境状态比较好的,但是比较瘦,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用精料,就是有些粮食或者一些蛋白这些精料再进行饲喂,叫果饲,我们生产的是果饲100天的,果饲100天是国际标准比较好的,这个时候牛比较肥,牛就比较壮,而且肉比较嫩,质量比较好,价格就比较高,我们生产的是果饲100日的这样的牛。

  身处养殖业,食品安全自然是免不了的话题。在刘永好的理念中,在充满雾霾的地方是养不出好牛,产不出好奶的,这也是刘永好将养殖场拓展到海外的原因之一。而在国内,新希望在云南大理洱源县的第一代“云牧场”牛奶已经开始试点,未来养牛、生产、配送等过程可视化,也将为食品安全提供保障。

  凤凰财经:环境污染对中国的食品安全到底带来了哪些影响?

  刘永好:食品安全分为两种引起的,一种是原生态的,像雾霾,或者水质这些。

  京津冀雾霾问题严重威胁食品安全

  刘永好:确实,北京、天津、河北,这些大片地区的话,雾霾非常严重,雾霾对人健康肯定有坏处的,对像牛这些动物应该也是有坏处的。

  所以说相关的食品生产这些领域的话,不应该在这些相对污染的地方去做生产。而到一些相对环境更好的,比方说云南,或者是更偏远的地方,像苍山和洱海之间,云南的大理,我觉得在这些地方建搞养殖,或者食品生产的话更有保证一些。

  刘永好:还有一个话叫做企业自身的人为的,就是有些企业为了降低成本,为了什么原因吧,就是说在生产过程中,叫做不当的添加,或者添加一些劣质的原料,这些导致了食品安全的问题,这是人为的原因。这两种都得要注意,特别是后面这种,你企业,企业责任或者良心的考量。

  凤凰财经:作为中国农产业的领军人物,您能不能为我们总结一下或者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食品安全的问题是层出不穷?到底的症结在哪里?

  作坊式企业食品安全违约成本太低

  刘永好:现在很多大型企业、中型企业、小型企业,有很多作坊式的企业,特别是作坊式的企业,它违约的成本比较低,当发现了什么问题处置它的时候,它有没什么可处置的,所以就导致了这些问题,所以当这些企业足够大的时候,它的违约成本比较高,要处置它的时候就相对容易一些,所以这方面对监管也提出一个新的要求,就是说我们的食品安全的监管体系,对家庭或者数以百万家的这些企业怎么建立有效的监控体系,这是个难点,

  适度集约化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解决的办法是逐步的提升这些企业的规模,当这些企业的规模扩大了以后,监管相对就容易一些,数量就会相对小一些,监管就容易一些。

  凤凰财经:总的来说,还是因为这个行业还处在一个早期的发展阶段,没有进入到一个现代化的集约化的发展阶段。

  刘永好:是,我们中国的食品行业总体上还是小、散、乱比较多,通过适度集约化的发展,加强监管,建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我觉得这样的话更容易监管。食品安全问题能够逐步得到解决。

  农业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投入大利润薄的行业。许多与新希望同时期创立的农牧企业要么倒闭,要么转行。新希望作为行业的龙头老大,也同时遭遇着各种意外事件对于公司的打击。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让新希望的养殖场、屠宰场受损严重,而同时出现的禽流感疫情,也重创了养殖业,拖累新希望股价下跌。双重打击使得2013年,新希望集团30年来首次没有完成销售任务。

  刘永好:农业和食品,特别是属于养殖业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出现, 去年我们公司本来销售要过千亿,结果受很大的损失,几乎没有增长,而我们的鸡苗没人要,肉价格大幅度下跌,我们损失蛮大

  但是在这种格局里面的话,我们怎么样采取一些措施,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跟农民签订的协议坚决的执行,这样维持了我们的格局。

  养殖业遇“黑天鹅”只能自认倒霉

  像由于自然造成的,企业不可控的风险,那么企业你遇到了就遇到了,算你倒霉,不过还好,这次禽流感事件,我们的所有的鸡所有的鸭没有一例受影响,受感染,我觉得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凤凰财经:所以面对这种自然发生的不可抗逆因素的时候,企业也只能承受这样的损失?

  刘永好:当然了,当然企业也希望得到国家的援助之手,也得到社会的理解和认同和帮助。减少这些农民朋友这些企业的损失,我觉得这样可能会更好一些。

  凤凰财经:您呼吁什么样的政策帮助呢?

  国家要对养殖业进行道义帮助和经济支持

  刘永好:第一对犯病的这些禽坚决捕杀,第二没有犯病的禽,由于整个行业的影响整个价格极具下跌,国家是不是在这些方面通过保险通过政策的补贴给些支持。另外就是对一些无辜的养殖的这些农民这些企业,给予一些叫做道义上的帮助和经济上的支持,我觉得这还是应该的。

  凤凰财经:所以综合来看农业真是很难做的行业,有很多的风险,利润率相对来说也是比较低的,是不是这个行业就是很难赚钱的?

  刘永好:所以说,这就对我们来说,就要几条腿走路,这次我们到澳大利亚到新西兰到国外的投资,就是要规避当这种自然风险或者生物风险来临的时候,我们一个另外的选择,我觉得这是我们走出去的原因之一。

  凤凰财经:综合来讲您觉得农业还是一个值得去创业,值得更多的年轻人去发展的这样一个行业吗?它未来的出路跟希望在哪里?

  农业的出路在于规范化和节约化

  刘永好:农业的出路在于转型,在于现代化,在于规范化,第二,我们适度的节约,进行节约化的管理,把这种环境保护、粪便的处理,污水的处理,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课题,而这些课题又要花很多钱,这方面有一个金融的安排,农业是一个高技术的,因为品种、技术改良这方面是高技术的,农业是一个大市场的,它会联系到千家万户,农业是一个食品安全高度责任的,这样的一个企业,这个行业。所以说将会孕育出一些新型、大型、有良心的现代化的规模的农业企业,而这些规模的现代化的有良心的企业的诞生,也是中国农业的出路所在。

  尽管从事着人类最古老的行业,在新时代也不得不拥抱最时髦的工具和技术。2013年,褚时建的褚橙借助互联网的营销和推广,变身为励志橙,畅销全国,成为用互联网思维做农业的绝佳案例。而在刘永好的计划中,互联网不仅能帮助企业解决销售问题,还能保证食品安全。在未来几年更会投资100亿人民币,以促进企业朝着移动互联网转型。

  凤凰财经:其实最近在农产品上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褚橙,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这种互联网思维的营销案例,有没有给您一些什么样的启发?

  互联网时代要用新人做新企业

  刘永好:是的,我们正在组建一个新的创新集团,这个创新集团可能想用互联网的思维进行运作,那么我们将会在我们内部选拔一些年轻的有活力的一些干部,也向社会招聘一些年轻的有活力的,能够有专业素质的人,在一种新的格局下,进行新的创业,这个新的创业就是说我们会让这些管理层和企业一块进步,形成一个创业合伙人的团队,这是机制让,让利益捆在一块。

  第二我们形成一个农业金融投资的体系,帮助农民获得金融的支持,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建立这种贷款、审批、复核、担保这样的一个体系。

  另外应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来帮助我们每一个养殖单元,他们的技术的进步,他们养殖的规范和他们对安全的监控。另外应用移动互联的技术,在产品的生产和销售领域做一些探索。

  凤凰财经:我们发现新的趋势是电子商务的发展,未来新希望会跟阿里巴巴合作,去做农产品的电商吗?

  用合作或自建平台的方式网上销售农产品

  刘永好:我们已经跟一些互联网的企业建立了一定的关系,通过他们的渠道,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销售,比方说我们的牛奶是第一家跟阿里巴巴合作,在网上销售的牛奶。以前订牛奶都是一家一家去订,一家一家去敲门,一家一家去送,这种方式的话显然不太适合了,我们通过移动互联网网上来订,这样的话成本会降低很多。

  凤凰财经:你们一方面作为产品的供应商,另一方面也会自建平台自建渠道,是这样的吗?

  刘永好:我们有些会自建,但有些会跟现有的这些平台这些渠道相结合,就是我们用开放的一种姿态,哪一种对消费者更有利,哪一种方式对我们发展更有利,我们选用哪一种,这就是我们创新平台所要做的一些事。

  虽然立足于农业,但刘永好从来都不会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其投资眼光也极其独到。20年前,刘永好就进军金融,参与发起成立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如今,民生银行给了新希望集团十几倍的回报。现在,刘永好又盯上了逐渐走热的民营医疗领域,2013年底,刘永好与冯仑等好友一起,正式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策略联盟,在未来,医疗或将有可能成为新希望集团农业、地产、金融之外的第四大业务板块。

  凤凰财经:所以您投资的哲学或者逻辑,成功的方法是什么?

  以房产和金融来举例的话,当时你投资房地产和金融领域,是因为你觉得这个趋势来了,判断了行业的趋势,所以你觉得这里面有机会?

  投资金融是为更好地为农业服务

  刘永好:我们在金融方面做了不少投资,因为金融是跟产业能够更好结合的,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公司来更好的为农业和食品领域的转型升级服务,在更多的为我们企业的发展来提供这样的活力和动力。

  凤凰财经:对接下来地产行业的趋势,您的判断是什么?

  刘永好:我们在地产方面也做一些投资,不是我们的重点,但是我们还会适度去做。

  未来房地产不会大涨但会稳健发展

  刘永好:我觉得未来十年房地产还会有发展,这个发展不会像以前那么火爆,它会更加理性,因为中国毕竟还有那么多的农村人口城市化,还有更多的改善的需求。但是呢,一定大涨的可能性不会很大,稳健的发展有可能。

  凤凰财经:谈到新希望多元化的发展,我们注意到您最近又涉足了医疗行业,为什么您会涉足这个行业?

  医疗健康产业是未来大趋势会成十倍发展

  刘永好:因为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是未来大发展的趋势,就是拿我们农业食品的话,还会发展,但是要成倍的发展,呈十倍的发展,不可能,而医疗健康领域可以成倍的发展,这个成倍是指为更多的人服务,服务的档次进一步的提升,它的市场的空间还有成倍的空间,所以我们适度在这方面做一些调查研究或者投资,组建这样的平台,对企业来说是有利的。

  凤凰财经:回到刚才我问您的那个问题,您每一个领域的投资,背后的依据都是对大势的判断。

  农业仍是主业适度多元投资

  刘永好:当然了,这要看中国未来的成长性和发展,而医疗健康,未来还有大发展,所以说这方面,我们适当的关注,做一些适度的投资,是积极的。而金融事业,还是不断的变革,而且在新格局下,金融事业还有很多的转型,我们已经在金融方面做一些投资了,我们还会继续在这方面关注它,适度的投资它,但是我们的主业还是农业和食品,农业和食品是我们的主业,这是我们自己运营的,我们还会把它运营得更好。

  刘永好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也是国内最早的富豪。2013年已经62岁的他,开始逐渐隐退,将巨额财富及家族企业的重担交付予其独女刘畅。为了使此次家族财富传承更为保险,刘永好还请来职业经理人陈春花“辅政”。并且采用“联席董事长”管理模式,由刘畅与联席董事长陈春花共同领导董事会管理企业。这一模式在中国A股市场颇为罕见。

  凤凰财经:您认为有哪些好的经验方法,可以分享给那些广大需要传承的企业家呢?

  我的企业不是传给一个人是传给一群年轻人

  刘永好:哈佛有一个哈佛商业评论,专门有一个封面的主题报道,就是说,我们新希望的这种传承模式是一种混合传承模式,什么叫混合传承模式呢?我看它是这样讲的,就是说第一,女儿逐步长大了,让她来承担一定的担子。另外她经验还不够,找了一些专家、学者来帮助她,找了一些实践能力很接地气的职业经理人来帮助她。另外帮助一个崭新的新的团队,这个传承不是传承给一个人的,是传承给整个体系,是传承给一群年轻人,这种模式叫做混合传承模式。很多人简单的说,父辈年龄大了,把产业传递给这种子女,其实没那么简单,首先你的子女愿不愿意去干,愿不愿意去接,第二他有能力接吗,第三他能力接只是他一个人,他绝对不会像创业的这些人这样,他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他的影响力他的判断力他的决策能力特别强,而要培养这些决策力、判断力和领导能力和影响力的话,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由一个群体,是一个团体,一个团队去接,会好很多,而这个群体这个团体这个团队是经过了几十年磨炼的,是信得过的,从中间的佼佼者,用他们,比传给一个人好,是传给一个体系的。

  凤凰财经:这里面非常核心的一个问题,当年跟您一起打天下的那些老一代的领导者,对于年轻的人,他会不会服气,会不会听的问题?

  对企业老人处理不好企业会出问题

  刘永好:这里就是个妥善的处理了,第一,我们对这些年龄大的同志的话,给他们一个认同、认定,他们也得到相应的待遇,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话,让他们到很重要的岗位上去进行传帮带,而让更多的年轻人冲到第一线去,那么这种当你妥善处理好了,企业会发展,处理不好,企业会受很大的波折。

  凤凰财经:是,这个好跟不好的关键在哪儿?刚才听您讲,我觉得核心是要让老一代的领导者慢慢退居二线,但是如果他们不愿意退呢?

  刘永好:首先从我做起,你看我们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合,我从董事长位置退了,当然我都退了,其他同志年龄大一些也应该退也可以退,另外退也不是一退到底,我们有的一退到底,但是更多我们是根据他的身体状况和他的经验的情况,安排一个比较重要的一些位置,让他们觉得公司重视他们,他们仍然可以发挥作用,这样的话效果就会更好。

  网友问答:

  凤凰财经:这位叫做新媒体逃民的朋友,请问刘总,在创业的初期阶段有什么经验您觉得最宝贵的可以分享一下?

  刘永好:你要熟悉这个行业,其实更多的你到这个行业去学习,去工作,有一定经验,再创业,可能效果更好。

  凤凰财经:这位朋友问到,请问刘总您怎么处理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有没有遇到过困难,怎么解决的?

  刘永好:首先把自己的企业做好,跟政府或者政府的某些人走得太近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呢,我们脚踏实地把企业做好,多招员工,多创造价值,多交税收,多为市场提供安全的产品,那么这就是一个良好的政商关系。

  凤凰财经:是不是因为农业这个行业它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所以它的政商关系比较简单,不需要在政府那儿去谋求什么资源?

  刘永好:因为农业是高度竞争的行业,农业是国家大力支持的行业,农业门槛比较低,谁都可以进入,所以农业这里面没有特别多的特权或者特别的利益,所以这方面的话相对好一些。

  凤凰财经:最后这个问题来自广东的龙骑士,他问到,刘总,您认为中国目前的企业的税赋是否合理?在新希望越来越大的体量中,如何规避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风险?

  刘永好:中国的税收是蛮高的,企业税、个人税,方方面面的税,其实我觉得对农业,对农业食品,国家已经有了一些税收的鼓励和支持,我觉得这方面还可以适度大一些。

  凤凰财经:最后一个问题,他说您把企业传给了女儿,您对未来女婿选择标准是什么?

  刘永好:这不是我的问题了。

  总裁秘笈:做企业要比别人快半步

  刘永好:略有超前快半步,这是我办企业的理念,所谓略有超前,我们涉事要走到前面,不走到前面往往机会没了,比方说我们下海比较早,我们做企业比较早,我们很多方面都比较早,这是略有超前。

  快半步,不能快一步,因为快一步的话,往往就越界了,因为前面一步跨出去以后有可能收不回来,跨半步出去,不行我退得回来,前又可以比别前超前,所以略有超前快半步,这是我们经营的理念,我觉得现在还是蛮有效的。

责任编辑:初秋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