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天使盛希泰:为什么跟俞敏洪“闪婚”(图)

发稿时间:2014-12-25 11:59:00 来源: 中国企业家网 中国青年网

天使盛希泰 图片源自中国企业家网

  “很久没这么显摆了。”洪泰基金成立仪式上,面对合伙人俞敏洪和台下上千名观众,盛希泰忍不住感叹。这距其离开华泰联合证券已经两年多。

  盛希泰在证券业浸淫22年,年少得志,也曾名噪一时,却在2012年突然隐退江湖。

  如果不是与俞敏洪联手成立洪泰基金,很多人几乎要把这个投行大佬忘却了。这些年,淡出证券业的大佬不在少数,包括最近离职的中金公司总裁朱云来等等。他们大多数人选择了跟投行交集比较多的PE。

  两年前,盛希泰辞去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养鸡养猪都可以,就是不想再做证券了。”盛希泰告诉《中国企业家》,当时他想做点跟前面20年积累没关系的事,符合时代趋势的事。这个转身并不容易——做天使和做投行没有太多交集,需要重新净化朋友圈,从一种逻辑进入另一种逻辑。

  一个是粉丝众多的创业导师,一个是成名已久的资本操盘手,俞敏洪与盛希泰的合伙多少有点令人意外,但也刺激了不少人的眼球和神经。从一个江湖,跨入另外一个江湖,盛希泰留下了一个神秘的背影。

  盛希泰说天使投资这一年他比以前开心多了

  盛希泰身上有种冷傲的气质,不笑时很严肃。自离开证券公司,他已经很少西装革履,而是喜欢穿黑色休闲装,把自己装扮得尽量酷一点。

  他曾被称为“少帅”,很早便展露峥嵘:24岁做到君安证券投行副总经理,26岁当上山东证券副总裁,32岁担任联合证券副总裁,36岁升为联合证券总裁……被媒体津津乐道的一个故事是,2004年,盛希泰在短暂出走广东证券后回归联合证券,仅用一年时间就扭转了联合证券连亏三年的局面,并在随后三年将联合证券重新带回券商第一阵营。

  事业临近巅峰时,盛希泰的退意也渐渐萌生。“90年代你发张名片,别人觉得证券公司副总裁很牛逼,2005、2006年之后,证券公司的行业地位大不如前。那些年,很多行业受益,银行整体解套,一批银行上市了,只有证券公司没有享受到成果……江湖地位被拉下来了。”盛希泰说,他见证了上世纪90年代证券市场的如火如荼,也经历了2001年后的风云突变。他感到难受。

  况且,他在证券公司已经做到总裁、董事长,即便换个更大的券商也没有多少区别。“人生没必要重复。我还不老,还能再干一二十年,应该尝试新的挑战。”盛希泰说。

  离开很容易,再次选择却很艰难。整个2012年,盛希泰都比较迷茫,不知道未来做什么,索性用更多时间来陪老婆孩子。期间,有证券公司邀他出山,都被他推却。几个老部下创立一家PE公司——五岳资本,也请他过去。虽然参与一些工作,但盛希泰始终意兴阑珊,“还是有点重复了,我现在做的事情不想动用那么多以前的资源。”

  他也接触过一些天使投资人,其中最早的是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杨宁,杨成立天使基金时,盛是其中一个GP(管理合伙人)。那时盛希泰对天使没有概念,只是完善PE投资链条而已,比起以往操盘的企业动辄几亿、几十亿元,他甚至觉得天使投资很屌丝。

  正式踏入天使投资这个领域,盛希泰是从中国大饭店的一次偶遇开始的。

  去年9月的一个早晨,盛希泰赶到中国大饭店与一位企业家朋友吃早餐,饭毕经过大堂时,他看到几个朋友正在和一个青年谈项目,他打过招呼后,转身离开。

  这时那个青年拉住他,希望借一步说话。两人来到窗边聊了二十多分钟。这个年轻人叫姜华,他说自己正在做一个自由搏击品牌的赛事项目“昆仑决”,一直在找投资人,但没有人愿意投,希望盛希泰能够考虑一下。

  盛希泰喜欢运动,也爱打拳,听了姜华的介绍,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很快就出手了。昆仑决也成为盛希泰的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

  天使没这么好当。很快,盛希泰发现这个项目需要整合运动员、电视台、场地、赞助等种种复杂资源,仅靠姜华的团队很难调度,他就自己参与进来,凭借其娴熟的资本运作经验和资源整合能力,昆仑决快速成长起来。

  这让盛希泰意识到一个创业者最需要的不是钱,而是资源,而他这个年龄段拥有的就是人脉、经验、教训等资源。更重要的是,他第一次深刻体会到被需要的快乐,“以前做投行时帮助很多公司完成IPO,但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过程,没有强烈的成就感。现在我每天见到很多创业者,接触很多新想法、新创意,受到新冲击,还有什么比一个创业者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争取你的支持信任更让你兴奋和感动的呢?”

  投身天使投资,盛希泰的另一个理由是大势。在证券业从业20多年,他养成了分析宏观形势的职业习惯。除了天使本身的成就感外,他敏锐地捕捉到国家层面的创业环境变化。

  采访中,盛希泰反复提及李克强总理三个月内讲了三次创业:第一次是9月10日在天津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提出要掀起一个“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第二次是11月3日,他说让13亿人民的聪明智慧在大众创业中充分涌流;第三次是11月20日在杭州,他谈到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解读的时代背景,其实是说,中国迎来了一个创业大时代。做任何事情,取势很重要。20年前,中国最牛的势是证券市场,现在这个势是创业,我们得拥抱时代。”盛希泰对《中国企业家》说。

  盛希泰经常刷微信朋友圈,最近的一次更新他回忆起人生第一站君安证券,这样写道:时势造英雄,时势是道其它皆为术,道之不合术将焉为。

  现实远没有理想丰满。投行主要服务企业后端,天使投资则服务企业前端,二者属于完全不同的圈子,无论思维方式还是人脉圈子几乎没有交集。对年过四十的盛希泰而言,转身过程并不轻松。

  “这种心路历程只有我自己知道,复杂程度要远远大于年轻人。”盛希泰坦陈,刚开始他对天使投资的认识很初级,甚至不清楚怎么估值,“昆仑决这个项目,其实并没有按照一般意义上的天使投资项目来估值。假定它估值1000万,我投300万占股30%,姜华持股40%应该投400万,我给他打个对折只需投200万就行,但这不是天使投资的方式。事实上,创业者是不用投钱的,否则哪有天使?所以昆仑决项目我既是投资人,也是联合创始人。” 

  整整一年,他都在摸索、试错,参加各种研讨会,重新搭建朋友圈,试图进入天使投资的思维体系。以前,他是证券公司董事长、总裁,去哪儿都有人跟随,这段时间他到任何场合都只想一个人,参加研讨会时唯恐被别人认出来,他说现在只想当个听众。

  盛希泰反对一些天使基金撒种子的投资方式,撒出去就不管了。相比很多天使投资人,他对项目投入更多。

  据姜华透露,他们团队的办公室也是由盛希泰免费提供的。按照盛的观点,投资者在为创业者提供资金、人脉的同时,要忘记投资人的身份,把自己当做联合创始人参与到公司运作中,这样成功率才会更高。

  硬币的另一面是,投资人介入到什么程度合适?会不会干预公司的运营?盛希泰并不担心:“每个创业者都有创业冲动,都会自己先干,等哪天干不动了就过来找你,你要观察他有什么问题帮他解决,就像孩子学自行车,他倒了你把他扶起来,但一定要先让他自己骑。”他力求从中寻找一个平衡。

  盛希泰发现,不同于企业后端的投资更关注估值和预期回报,天使投资更主要看人,他觉得人最关键。

  “人一辈子时间有限,能否成功取决于你是否把时间分配给对你有意义的人和事。”盛希泰很乐意把时间分给那些具有特质的创业者,比如姜华。他很欣赏姜华身上的攻击性,“像个坦克,一旦确定目标,就会不顾一切往前冲。”今年3月份一次创业大赛,昆仑决原本被拉过去助阵,后来姜华主动向评委提出要求参赛,结果一路过关斩将,夺下冠军。

  狮子座的盛希泰也有这种特质。“盛总的性格就像他的英文名字Tiger那样非常有攻击性,认定的事一定会干到底。包括我们这个项目,他决定投了就一个劲帮我们,中间遇到很多困难他都冲在最前面。”姜华说。

  2013年,盛希泰参与注资了社交娱乐应用“槽厂”、朗空空气净化器等10多个天使项目,几乎没有一个项目沟通超过半小时,他觉得就像做英语完形填空,直觉哪个就选哪个。如其所言,他的识人能力来自在证券公司当过多年高管的经历。 在洪泰基金成立前,盛希泰已经试水天使投资一年多了。

  他在一次论坛上吐槽道:“很多非常好的创业项目,由于没有找到好的天使投资而失败。在当前的创业大时代,需要出现‘高大上’的天使投资人。”他准备成立一个基金。

  今年9月一次朋友聚会,他与好友俞敏洪喝酒时聊到天使投资,一拍即合。原来俞敏洪早有做天使基金的想法,这几年一直在寻找理念相同、经历互补的合伙人,他发现盛希泰就是他要找的人——盛做了20年的企业后端服务,金融经验丰富;俞做了20年企业,有产业经验,又是青年导师。

  两人很快“闪婚”,11月26日成立洪泰基金,一期募资2亿元人民币,聚焦吃喝玩乐、教育、移动互联网等领域。而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缘于一瓶茅台酒。多年前,俞敏洪家中来了客人向家住附近的盛希泰借一瓶茅台酒,结果盛送了他一箱茅台酒。

  他们还延揽了一支堪称豪华的LP(有限合伙人)队伍,包括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华谊兄弟董事长兼CEO王中军、富华集团总裁赵勇、老牛基金会创始人牛根生、新奥集团主席王玉锁、赛富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高瓴资本集团董事长张磊等21位创投界、企业界知名人士。

  在资本市场打拼多年的盛希泰深知投资人心理,在一派喜气的成立仪式现场,他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讲得再好也没用,我们的基金归根到底要靠业绩说话。这21个投资者不是好惹的,都虎视眈眈盯着我们,虽然现在叫合伙人,但如果我们没有业绩他们就不是合伙人了。” 接下来,俞敏洪将在前端用自身影响力去吸引好项目,盛希泰在后面组建专业的团队,进行筛选和审核,两人实行一票否决制。事实上,他们根本不缺项目,但盛希泰发愁的是如何寻觅到更多好项目。

  在盛的老部下、川财证券书记兼副总裁沈燕婕看来,盛希泰转做天使投资人之后变化不小,“原先在证券业,很多清规戒律对他限制很多,现在他更轻松、状态更好了。他打交道的层次更年轻化,自己也变年轻了,包括打扮都追求一种很轻便的风格。其实,他在工作上非常严厉,基本上我们这些老部下不管男的女的都被他骂过,但我感觉他现在真的更宽容了。”

  “做天使投资人,你会见到很多不靠谱的创业项目,一些年轻人天马行空,你也要认真对待,你态度不好可能会给他造成不良影响,所以要有情怀。我过去总是板着脸,这一年笑的比以前多多了。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进步。”盛希泰又笑了。

责任编辑:初秋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