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邻居男童1岁时父亲坐牢母亲出走 合肥男子义养十年

发稿时间:2015-07-08 16:18:00 来源: 光明网 中国青年网

  邻居男童1岁时父亲坐牢母亲出走 合肥男子义养十年 

  孩子和殷传高很亲近。

  “爹爹,爹爹,我们去拖拉机上玩吧!”昨天下午4:30,在肥东县杨店乡跃进新村,11岁的王浩(化名)要殷传高带他玩,殷传高微笑着答应了。王浩总是赖着殷传高,殷传高也已经习惯,因为他是王浩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10年前,幼小的王浩因为父亲蹲监狱、母亲出走而孤苦伶仃,是殷传高将他带回家抚养,这跨越血缘的亲情被邻里传为美谈。

  缘分:孤苦无依孩子进他家

  殷传高今年58岁,微胖身材,一副憨厚的样子。昨天下午,回想起王浩被抱养来的情景,他眼眶泛红,“这孩子太可怜了,现在想想都难过。”

  殷传高是肥东杨店乡跃进村的农民,10多年前,为了生计他和爱人余代先带着两个儿子举家到合肥打工。“也就是在合肥,小儿子认识了王亮(化名),他是淮南人,今年45岁了。”殷传高说,他一家人在临泉路与当涂路交口附近租了房子,王亮在铜陵路租的房,离得不远,两家常来往。后来殷传高才知道,王亮没有正经工作,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最后发展到以偷盗为生,是派出所甚至监狱的“常客”。

  2004年7月24日,王浩出生了,孩子的母亲比王亮小10多岁。“两个人没有结婚证。”殷传高说,王浩的降临并没有让王亮有所“收敛”,他仍时常小偷小摸,最终在王浩1岁多的时候又“进去”了,这一次关了7年。

  “有一天孩子的妈妈把他抱到我们这里,说出去一趟,谁知道再也没回来。”殷传高说,具体是什么时间他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是王亮被关进监狱没多久的事情,仔细算来距今已经有10个年头了。

  “王亮的母亲在他三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父亲也在10多年前死了,他又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才在社会上鬼混。”殷传高认为王亮是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才“堕落”的,“关7年表现好点可以早点出来,可是出来又瞎搞,没多久又进去了,反反复复。所以这个孩子真的好可怜。”

  坚持:省吃俭用把他拉扯大

  殷传高兄弟姐妹6人,他是老大,家里条件非常困难,所以才到合肥打工。如今,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家伙,让两个儿子很担忧,他们为此劝过父亲,希望他把孩子送到孤儿院。

  “哪怕是路上捡到一只猫和狗也是生命,何况是个小孩,舍不得啊!”殷传高就是这样一副好心肠,早在28年前,他就是这样抱养了一个刚满月的女婴。

  殷传高难忘王浩被抱来时的困难,他在物流公司做搬运工,一个月只有500元的收入,余代先做保洁员,每月收入差不多也是这个数目,除去房租,余下的钱只够一家人的基本温饱。“当时两个儿子也在打工,但他们男孩子花销大啊。”殷传高说,这10年,他和爱人省吃俭用将王浩拉扯大。

  事实上,即便是现在,殷传高家的条件仍然不好,33岁的大儿子成家有了自己的儿子,32岁的小儿子还没结婚也需要钱。“他们都能理解我,现在王浩的学习和生活费用都是他们出。”殷传高说,去年春节后他因为腿疼不能干活,爱人有哮喘不能上班,他今年春节后再也没回合肥与儿子同住,而是一直待在农村,这样能省点钱。

  欣慰:小小年纪就知道感恩

  “别看他小,‘皮’得很,上蹿下跳,腿上到处都是疤痕。还挑食,早上只吃蛋炒饭。”在说王浩的“毛病”时,殷传高脸上堆满笑容。他说,王浩虽然调皮了一点,但很懂事。“记得前两年过年的时候,我们说给他买新衣服,他知道家里穷,说不要衣服,说有吃有喝很好了。这不像一个小孩子说的话吧!”

  王浩瘦瘦黑黑的,回答记者问题的时候说话很快。“爹爹奶奶对我最好,等我长大了,我要买房给他们住,还要买好多有营养的东西给他们吃。”王浩说,为此他要好好学习。

  “你想爸爸妈妈吗?”对于这个问题,他想了想才回答,“不想,没什么感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怎么想就难说了。殷传高告诉记者,去年7月份,王亮“出来”没多久就来看望王浩了,那是一个晚上,当殷传高给王浩介绍这个人是爸爸的时候,王浩一句话也没说。“但是眼泪水在眼圈里打转,我看得非常清楚。”

  殷传高说,他希望王亮能改邪归正,给孩子父爱,可最近听说他又被关起来了。

  担心:孩子不能上公办学校

  相比对王亮的失望,眼下让殷传高更头疼的是王浩的学籍问题。“条件差一点没关系,我们只能尽自己的力量,现在最担心的是他的学习。”殷传高说,王浩没有户口,所以也没有学籍,下半年就要上五年级了,一直以来都是在私人学校上学。

  “以前上幼儿园一个学期要1000多块,小学一开始是1500块钱一学期,这两年涨到2000多。”殷传高说,学杂费对他们来说是沉重的压力,而更大的担忧是学习成绩。“他的成绩只能说一般般,私人学校肯定没有公办学校好。”殷传高说,他希望政府部门能出面,将王浩送到公办学校上课,“我都已经看好了,蚌埠路四小和五小都可以,离家近。”

  □对话

  放弃了,他能给谁?

  记者:为什么要抱养这个孩子?

  殷传高:父亲蹲监狱,母亲离家出走,孩子太可怜了。

  记者:想过放弃吗?

  殷传高:没有,放弃了给谁?

  孤儿院条件没我家的好吧!

  记者:你条件也不好,苦的时候怎么想?

  殷传高:不觉得苦,我也从来没抱怨过,真的。条件差一点没关系,一切为了小孩子着想。

  记者:未来怎么打算?

  殷传高:只要学籍的问题能解决,我们就尽量供他上学,人不能没文化。

  记者:村里人都说你是好人。殷传高:做人就要实在,我一点也不图虚名,只希望尽量给他好的条件。

  本报记者徐文兵/文项春雷/图

责任编辑:洛卡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