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后工业社会青年思想引导片谈

发稿时间:2013-12-17 10:07: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一、后工业社会及其价值观

  1973年,美国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在《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中提出“后工业社会”的概念。他从社会演化的角度,将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化分为三个阶段:前工业社会、工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所谓后工业社会,是以服务性经济为主要的经济形态,以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过70%为典型特征。

  社会转型会带来文化的变革。后工业时代的文化有些什么特点呢?美国政治学家罗纳德·英格尔哈特对43个国家工业化、现代化进程研究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研究。在《发达工业国家的文化变迁》、《现代化与后现代化》等著作中,他提出,文化是整个社会广泛共享且代代相传的态度、价值观和知识系统。文化变革更易于通过代际人口更替发生,而不是通过已经社会化的成人群体的认识转变来完成。他发现,工业化社会与后工业时代的价值观有很大不同。工业化社会更信奉物质主义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更看重经济成就;后工业社会更信奉后物质主义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更加看重自我表达、归属感等非精神因素。就工作动机而言,物质主义工作动机的目标是使收入最大化,而对后物质主义者来说,工作的动机来自于工作是否有趣。一个人是物质主义优先目标还是后物质主义优先目标,其影响因素与其说是个人当前的经济地位,不如说是早期的社会经济地位。在德国进行的一项连续调查说明了这一点。这项调查中有一个问题是:“您个人认为以下哪一种自由是最重要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和免于匮乏的自由”。1949年,德国战后重建刚刚开始,“免于匮乏的自由”是遥遥领先的首选。接下来的几年里,德国以惊人的速度摆脱了贫穷,实现了经济繁荣。1954年,“免于匮乏的自由”还以微弱优势领先。到了1958年,“言论自由”彻底成了大家的首选。

  英格尔哈特还发现,各国存在一个普遍现象,即物质主义者在老年群体的比例大大超过后物质主义者。随着年龄越来越轻,物质主义者的比例在下降,后物质主义者的比例则在上升。他认为,这并非说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后物质主义者会变成了物质主义者,而是人群的代际更替的结果。换句话说,在后工业社会完成社会化历程的青少年,由于“免于匮乏”对于他们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在价值观上将更看重精神因素,而不是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以经济实力作为自己人生成功的标志。而当他们长大成人,成为社会的主力时,他们的价值观将影响和塑造整个社会,形成一种后工业社会的新文化。

  二、后物质主义的“中国面孔”

  英格尔哈特在近期的一次访谈中谈到,他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后物质主义的时代。中国近十年内可能不会发生价值观的转型,但长期看还是会走上同其他国家一样的轨道。

  在整体上,我国尚处于工业化的进程中,但我们国家幅员辽阔、区域经济发展很不平衡,北京处于前端位置。2006年,北京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和第三产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均达到或突破70%,率先进入了后工业社会。2012年,北京的第三产业对GDP贡献率接近80%,可以说,北京的后工业社会的特征越来越明显,而且可以预测,随着北京生产方式转变、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进一步加快,这种特征将更加明显。

  如果我们认同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及其对社会的影响有共性的一面,那么,英格尔哈特关于后工业社会价值观的研究对于我们思考如何做好北京青年思想引导颇有借鉴意义。虽然,笔者没有做过或看到这一问题实证研究,但工作中的观察也可引起一些思考。

  在英格尔哈特的调查中,有这样一道问题:以下是人们通常会考虑的有关工作的一些事物,您会首选其中的哪一项?哪一项又是您的第二选择?

  ——不必为钱发愁的高薪;
  ——没有失业风险的稳定工作;
  ——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工作;
  ——从事有成就感的重要工作

  调查结果表明,物质主义受访者都更倾向于选择“高薪”、“工作稳定”,而后物质主义者则倾向于选择“与喜欢的人一起工作”、“成就感”。

  2011年4-7月,笔者参与全国劳动关系状况调研。在浙江德清、衢州等地的民营企业做调查时发现,有些务工青年在有更高薪水的企业可选的情况下,仍选择在薪水低的企业工作。当我们问他们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时,很多青年回答:“愿意在这个老板手下干”、“喜欢这里的氛围,省不得离开工友”或“在这里工作很快乐”。而且,青年务工者越年轻,这一现象越明显。在40岁以上的打工者身上,这样的现象则很少见。同时,我们还发现,一些不注重企业文化建设和青年员工成长的企业,即便开出相对较高的薪水,也经常遭遇“用工荒”。这或许就是英格尔哈特所谓后物质主义价值观在青年身上的一种体现吧。2009年,浙江的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率已达83.5%。可以说,浙江和北京处于经济发展水平同一序列。由此,笔者推测,在北京的企业中或许也有类似现象。

  2013年2月,笔者在北京海淀区水磨社区调研青年流动人口生存状况,发现一些个案,耐人思考。其一,某咖啡简餐店。店面不大,十二三张桌子,店主是一对二十多岁的北京小夫妻。有一天,笔者想晚上约几个调研对象在咖啡店座谈,却被店主拒绝,他说他家住东直门,每天上午10点过来开店,下午5点多就关门回家,从不破例,店主喜欢文玩,开这店非为发家致富,而是图个清闲,挣点钱够夫妻俩糊口足矣。其二,某小书店。这是在青年特别是大学生中颇有名气的一家旧书店。老板也是一对夫妻,三十多岁,丈夫是湖南人,曾是中学老师,写得一笔好字。妻子是山东人。老板告诉笔者,他开这家店赚钱不多,生意淡的月份刚够房租和日用,开店是为实现文化人的梦想。在这些个体经营的青年身上,看不到商人“有钱必赚”的准则,更像一群率性而为、为兴趣为梦想而活的热血青年。如果请他们做前面提到的英格尔哈特的选择题,相信“高薪”或“稳定的工作”也决非这些青年的第一选择。2013年7-8月,笔者参与北京团市委社区青年汇驻点工作,与青年汇专职社工交流时,发现有些社工是放弃了更高的薪水来从事青年汇工作的,为的是更好地实现自身价值。

  另外,在与青少年社会组织接触过程中,笔者发现大量青少年社团都是以兴趣而非利益为纽带联系起来的,热心社团活动的青年并不为从中获得经济收益,而是为了找到“和自己一样”的人。在对青年群体舆情的观察中,笔者也发现近年来,青年舆情有“公共化”或“公众化”的特征,青年人十分关注公共领域事件和价值,或者说他们并没有把注意力仅仅聚焦在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的那些事情上。这些,或许是后物质主义价值观的又一种体现吧。

  当这些不受或不完全受经济收益驱使的现象在个别青年身上出现时,我们或许可归结为脾气秉性、精神气质甚至道德品格,但当它在不同行业的青年身上均有体现而成为一种群体文化时,除了个性使然之外,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后物质主义价值观正逐渐成为经济发展先行地区青年思想的重要特征,北京无疑属于这样的地区。

  三、青年思想引导的加减法

  如英格尔哈特所言,后物质主义价值观形成过程中,早期经历非常重要。而在北京青少年群体中,却有近半数流动人口,也就是说,很多北京青少年社会化早期经历是在来源地度过的。但即便如此,受到北京后工业社会特征影响的青少年数量依然是庞大的。而且,德国社会学家哈贝马斯曾提出,在研究后物质主义兴起时,除了要考虑不同代人的不同成长经历外,还要考虑到由于接触通信交通网络而灌输进来的特定世界观。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青少年中的网民比例极高,他们的早期社会化过程受网络化人际交往的影响是相当大的。更不用说,那些年纪较小、正在当下的北京经历或完成其社会化的青少年们。

  当然,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特别是文化代际更替所需要的自然时长,后物质主义价值观在目前只会以萌芽、趋势状态存在。而且,在不同的国家,由于民族文化和现实国情的不同,后物质主义恐怕也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过分依赖西方经验难免圆凿方枘之虞,不过,作为青年工作者,似也应未雨绸缪、密切关注,及早找到与青年思想趋势相对接的工作“榫头”。以免在后物质主义价值观“袭来”时,措手不及,陷于被动。职是之故,笔者以为青年思想引导工作既应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其一,教育青年时,减少“说理”,增加“动情”。后物质主义者怀疑甚至拒斥理性权威。对他们而言,专家、领导或过来人、老资格等身份可能都没有“小伙伴们”更有说服力。和他们交流,与其说道理、讲原则,不如谈经历、讲故事更受欢迎。发挥青年自组织的作用,甚或帮助青年建构属于他们的“圈子”,在伙伴关系建设中融入思想教育元素,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其二,凝聚青年时,减少“安排”,增加“选择”。在资源匮乏的年代,人们羡慕“铁饭碗”,向往生活的确定性,习惯甚至渴望被“安排”,而在生存需要基本得到满足的社会,人们却更希望人生丰富多彩,愿意在“不确定性”中体会选择的自由。青年活动的目的是让青年真参与、真受益而非组织者的自我娱乐。那些设计“精准”、流程“无误差”的活动未必真能吸引青年,相反,组织松散、氛围宽松、来去自由的活动,倒反而能让青年真正参与,起到凝聚的作用。

  其三,在激励青年时,减少“物质”,增加“精神”。有一些激励青年到艰苦地区工作或参加公益活动的政策措施,以户口、提级、奖金、保研等“实惠”作为刺激物。在“免于匮乏”是人们第一选择的年代,或为物质利益正名不久之时,这些政策或许起过好的效果。但时过境迁,在后物质主义者眼中,这些已没有强烈的激励作用。如果看不到青年群体价值观的后物质主义演变趋势,当老政策失灵时,误认为是激励还不够“丰厚”,作出进一步加大“刺激”力度的错误选择,其结果估计不如人意。相反,在必要的物质保障基础上,加大“社会责任感”、“人生成就感”、“社会荣誉感”等精神因素的激励作用,或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胡一峰 团北京市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周志刚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