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大学生村官任建宇恢复自由

发稿时间:2012-11-21 09:54: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宣判后的任建宇(中)及父亲(左)、代理律师。本报记者 田文生摄

  “我终于出来了”

  11月19日下午,在思考了半个小时以后,25岁的任建宇签收了重庆市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撤消劳动教养决定书》,走出劳教所,重获自由。

  “在里边,印象最深刻的梦,是梦见自己好像是在一个鸟笼子里。”回忆起被劳教的时光,这位曾经的大学生村官说,“每做到这样的梦,就会很快醒来,发现周围还是一样的。”

  “非常的孤独,”任建宇向记者感叹。

  夏天,6点起床,冬天则是6点半,整理内务(以前还要跳操)后,7点开饭,随后是劳动。

  在这个打架斗殴、吸毒、盗窃人员集中的场所,他们没有太多的娱乐,但能看到新闻联播,还能读到《法制日报》和《重庆法制报》。

  “自由真好,很宝贵,每个人都渴望自由。但是,自由是要争取的。”他说。

  他被劳教的一大“罪证”,就是一件印有“不自由,毋宁死”的T恤衫。

  当晚20时30分左右,在永川一家不知名的小饭馆里,任建宇和他的父亲、女友以及舅舅吃了一顿团圆晚饭,这是他走出劳教所的第一顿“自由”饭。

  他的《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编号为“渝劳撤(2012)字第59号”,有人据此推测,他可能是重庆今年第59名被撤销劳动教养决定的“幸运儿”。

  “这个孩子,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任建宇毕业于重庆文理学院中文专业。在大学里,他曾是校图书馆馆报《书源》的副主编。这是他勤工俭学的一个途径,全家只靠父亲任世六在重庆的建筑工地打工挣钱,生活过得很紧。

  大学毕业后,任建宇参加了大学生村官的考试,因为1.5分之差,他落选了报考的江津区的村官,被调配到相对偏远落后的彭水县。

  但是,无论如何,能考取大学生村官,还是让人羡慕的。

  2008年5月,重庆市启动“农村乡镇人才队伍建设计划”,决定在5年内选派32511名大学生到乡镇机关、中小学校、农技服务机构、医疗卫生机构、劳动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机构以及建制村工作。按重庆市当时的政策,选派到建制村的大学生村官,服务期满,考核、考察合格后,可正式被录用为乡镇公务员。

  任建宇来到了郁山镇,主要工作是计划生育。在同事眼中,他为人不错。

  2010年,任建宇被评为郁山镇的先进个人,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回忆起当初的工作,任建宇给了自己正面的评价:“至少,我工作积极认真,获得过镇里2010年度大学生优秀村官称号。”

  他记得,当初,一个村子换届,发生了打架事件,他和其他的干部勇敢地把双方分开。“后来,为了这事情,我们跑了几天,当时下着大雨,机耕道很难走,我们的出纳开车,大家一起去,一车人差点死掉了。”

  2010年,村里的农网改造,当时,正是酷热的七八月份,为了向上级反映情况,他拿着相机到处去照相。

  但是,这个年轻人并不精于“人情世故”,腐败更是他无法理解的。任世六说,任建宇总希望把上面拨的扶贫款直接发到农民的手中,他也会对父亲抱怨,为什么上面发的东西下面的人总会收不到。“这个孩子,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任建宇说:“我总是在琢磨,政府给老百姓的好处,能不能不要造假,把政策落到实处,让老百姓真正得利。”

  在他的QQ空间的日志里,记录了这个青年的矛盾与挣扎:他抱怨医生见死不救,嘲笑地震局专家,对集体唱红歌不满,斥责人们对扒手的视而不见,“包括我”。

责任编辑:周志刚
青春建功十三五
网上青年国学院
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